陈识 徐浩峰拍《师父》,到底想讲什么?

【摘要】徐浩峰想说的是,江湖不是你想的那样,武林也不是你想的那样。那么,他心中真正的武林是什么呢?

陈识 徐浩峰拍《师父》,到底想讲什么?


文章图片

廖凡和宋佳
娱乐功能
徐浩峰拍摄了三部电影,包括《倭寇的踪迹》、《箭头白柳猿》和《大师》。《箭头,白柳猿》还没有上映。另外两部电影风格非常相似,都在讲同一个东西——功夫厉害吗?一个没练过武术的女生,只需要一根长棍戳她一下,所谓的“顶尖高手”帮不了她。——有武林吗?师傅不教真招,有地位的武人都在干脏活。
徐浩峰想说的是,江湖不是你想的那样,武林也不是你想的那样。那么,他心中真正的武林是什么呢?我们可以从师父的故事中找到答案。

陈识 徐浩峰拍《师父》,到底想讲什么?


文章图片

廖凡通过了测试
1.陈大师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战?
陈至大师从南方来到天津开武馆。受制于各种规则,他必须先收个徒弟,培养一下,让徒弟踢馆。弟子耿陈良,学艺,踢馆,一家,两家…踢开最后一家,丢了性命。
而陈师傅知道最后的战斗,真的是为了失去爱人而战斗吗?徐浩峰从来没有写过“学善孝”的叙事模式。
小说《武林外传》里有哥哥和弟弟的扭打,编剧的《一代宗师》里徒弟杀师傅,妹妹杀哥哥。在《大师》中,耿陈良是一个受害者。为什么陈至大师放弃眼前利益,用很少的人去打击大众?而给出的答案是,这来自于一种因理想的丧失而造成的心理补偿,所以陈知道自己要实施暴力。

陈识 徐浩峰拍《师父》,到底想讲什么?


文章图片

学徒耿
2.弟子耿是唯一的“贵人”吗?
据说弟子耿是唯一的“贵人”,所谓贵人就是耿的执念,所以他执念的是自己的人生。“天津人离不开天津”,这是一种怎样的理想?
脚好的朋克,无非是命不好,无奈。我失去了生命,因为我想看到另一个女人。但是值得一打八大武馆,在天津成名。但他的一生,只是师父的一枚棋子。

陈识 徐浩峰拍《师父》,到底想讲什么?


文章图片

以江、为首的天津武术遭受重创
3.为什么在天津练武的人要“陪着玩”?
至于这群“武者”为什么要跟他们玩,徐浩峰也解释得很清楚:我们这一代武者都是摆在客厅里的瓷器,不能用,只能是主人家庭地位的象征。
现在军阀们鼓吹武术是最安全的东西,这是他们政治资本的积累。以前练武的人都是清朝末年。我们这一代人从来没想到会这么有钱。如果他们有钱,他们就再也回不来了。吉尼斯武林真的是笑话。
事实上,徐浩峰试图做的是将“江湖”这一概念世俗化,打破武林中空灵的形象。他说江湖是下层社会的代名词。同时,他也把“骑士精神”的概念排除在他的电影之外。在他的电影中,武术是一种职业。
所以,在电影《大师》中,这些“会打仗的人”并不是为国为民的英雄。他们像普通人一样生活。武术和步法一样,都是靠实力吃饭的行业,不需要神话和高尚的赞誉。
除了郑山敖曾经看着白俄罗斯女人的舞步,担心清朝前贵族高级武将之后的中华文明前途之外,大家都在这个混乱的时代追逐着自己的微利。所以在电影里看不到家和国的情怀,利益关系却一个接一个根深蒂固。
与徐克等人的浪漫乌托邦不同,徐浩峰的江湖是世俗的历史剧。在徐浩峰眼里,霍元甲、陈真、李小龙都是打西方再打东方的民族英雄,但这些民族英雄大多是因为个人恩怨而与外地人交手,从未见不平之路,拔刀相助。这样的民族英雄太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