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一位在押人员对家的泣血思念(原创)

春节 , 在这个盛大的民族传统节日里 , 在众多想家念家的人中 , 有一个特殊的人群 , 他们对家的渴望 , 对亲人的思念 , 也许比别人更深切更强烈 。吴树来 , 33岁 , 因伪造国家机关证件印章、伪造企事业单位印章、伪造居民身份证 , 被判处两年半有期徒刑 , 后因表现良好 , 获减刑8个月 。在春节浓浓的节日气氛里 , 关押在桂林市第二看守所里的他向笔者倾诉了对家对亲人的无尽思念 。眺望窗外 , 我羡慕空中自由的鸟儿春节真的来了吗?也许有人说它来得很快 , 可是 , 我真的希望它早点来又早点过去 , 那样离我回家的日子就越来越近了 。我不想过年 , 说实在的真的不想 。过年对于我们这样的人来说 , 又有多大的意义呢 。你问我想不想家?这个你就别问了 , 谁能不想自己的家呢?这个时候一定是父母最想我的时候 , 而此时此刻的我 , 更是比任何时候都想父母 , 想亲人啊 。
春节,一位在押人员对家的泣血思念(原创)
文章图片

文章图片

往年的这个时候 , 家里已经忙开了 , 做年糕、磨豆腐、炸扣肉 。油锅整天哗哗地开着 , 油星啪啪地溅爆在锅边 , 传出阵阵诱人的香味 。孩子们大呼小叫地追逐 , 奔跑 , 想吃什么就拿什么 , 想玩什么随便玩 。而大人们也是想干什么干什么 , 不想干就歇歇气 , 那日子过得……唉 , 别说了 。失去了自由才知道自由的可贵 。在监狱内 , 那份对亲人的思念是任何一个人也想象不出来的 。高高的围墙把外面和里面分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关押在一群打架斗殴杀人放火的犯人当中 , 那份危险与恐怖 , 足以使任何一个胆小的人魂飞魄散 。欺生的牢头会避开管教干部的视线 , 想方设法地让每一个新来的犯人尝一遍他这辈子都难以忘怀而又不愿对人启齿的羞辱与苦痛 。轻的是帮洗衣服、擦地板、睡厕所边 , 重的是号召每一个犯人劈头盖脸给你几顿拳脚 , 寒冷的天把你的被子拿去做“席梦思” , 自己想加个菜的时候把你的抢得一点不剩……自从那扇沉重的铁门哐当地关上的那一刻起 , 我的心就坠进入无边的黑暗之中 。铁窗 , 高墙 , 十几平方米的的弹丸之地 , 看不到太阳的一小片灰蒙蒙的天……寂寞、孤独、恐惧 , 无奈、失望、悲哀 , 这一切的一切都在消磨、吞噬着人的信念、理想 , 甚至是自尊 。没有友情 , 没有温暖 , 更别想得到什么信任与关爱 , 唯一的安慰就是在监狱的一隅悄悄地翘望家乡的方向 , 想一想那里熟悉的山川草木和家里的亲人 。凝视窗外 , 真是好羡慕那一只只飞翔的鸟儿 , 它们是多么自由啊 。能在家过年的人也许意识不到他们的幸福 , 可在我们看来 , 这些人就如同在天堂里一般 。在家千般好 , 出门百样难哪 , 更何况身处的是这样一个令人痛苦和压抑的所在……虽然我和哥哥都分别自立门户 , 但我们跟父母感情很好 , 逢年过节都是全家聚在一块儿过 。一家老少热热闹闹的 , 真是其乐融融 。可自入狱以来, 就没法享受家的滋味了 , 我知道没有我在 , 家里的年也一定过得不是滋味……说起这些太令人伤心 , 不说也罢 。是我给这个家带来了阴影 , 我因此而常常自责 , 懊悔不已 。管教干部点燃我心中的希望你问我生活得不错 , 却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其实这也正是我在狱中常常反思的问题 。我们那里并不是什么穷山恶水的不毛之地 , 家乡有肥沃的土地可以种粮食、种经济作物 , 有丰富的煤炭资源可供开采使用或出售 。高中毕业回到村里后 , 我勤动脑筋肯做事 , 在种好水稻的同时还开办果园、养瘦肉型猪、拉煤到湘潭、邵阳等地出售 , 几年下来 , 未过而立之年的我已经有了一定的积蓄 , 成了家并且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乡亲们看我有经济头脑 , 就把我推到了村委会主任的位置上 。我带领村人修公路、开砖厂、搞运输 , 干得热火朝天……在父母的心中 , 我是个乖巧而孝顺的儿子;在乡亲们眼里 , 我又是一个好带头人 。正因如此 , 虽然村里很多人都外出打工挣钱 , 我倒也从来没有动心过 。2000年正月 , 一帮年轻人过完年后又要回到深圳去“捞世界”了 。经过我家门前时 , 他们招呼我:“你也去吧 , 一年搞十几万小菜一碟 。”望着同伴们兴高采烈远去的背影 , 我的心头第一次掀起了波澜 。